首页   行业信息  招商信息  求购信息  拍卖公告  文物艺术品专场  艺术鉴赏  政策法规  拍卖人物  拍卖天地  从业者   
 协会简介  协会刊物  会员单位  拍卖师交流  信息反馈  有问必答  资料下载  联系我们  通知·培训  拍协论坛 
会员登录
用户名:
密  码:
新用户注册  忘记密码?
新闻栏目
   行 业 动 态
   法 律 法 规
   艺 拍 预 告
   艺 术 鉴 赏
相关链接
 
 
新闻栏目>>拍卖人物
贺立彬:这个拍卖官敲出百亿
发布日期:[2012-2-21]  共阅[7344]次 【打印此页】 【返回

贺立彬:这个拍卖官敲出百亿

    拍卖台上的指挥家

    500万、600万……1000万!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在2010年12月9日晚的北京古天一2010秋季拍卖会上,一尊估价500~600万元的明代象牙雕观音像显然受到了追捧,竞价一路攀升,很快超过了1000万元。但争夺并未结束,1200万、1400万、1500万……全场倏然沉寂下来,这已经是本场给出了天文数字的拍品。

    “1500万,还能比这更高吗?”贺立彬站在拍卖台上,戴着眼镜,略显瘦削,他的目光迅速地在昆仑饭店这间偌大的会议厅里,来回巡视着台下数百位来自天南地北的买家。片刻的安静以后,一个显然考量了许久的买家举起了手……“1600万!”

    最终,一位场内买家以1600万元的落槌价把这尊拍品收入囊中,加上佣金成交价为1792万元,这在象牙艺术品拍卖历史中,显然是精彩的一笔。而贺立彬的工作并未结束,他左右手不断地变换方向,包括姿势,像是一个乐队的指挥,正在指挥一场音乐会。他如说绕口令一般快速地变换着新的数字,偶尔会趁一个拍品落槌后的间隙转过身去拿起水杯快速喝一口,转过身来又立刻神采奕奕地继续拍卖。这一个晚上,贺立彬从晚上7点一直站到晚上10点半,上百件拍品,3个多小时不间断工作,“拍卖这行,是个体力活儿。”

    贺立彬,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首席拍卖师,从文物仓储管理员到一线拍卖师,贺立彬用了20年时间。他主持过的拍卖会逾千场,在他的拍卖槌下成交金额达百亿元之多,而且大陆地区所拍出的第一件天价拍品,就出自贺立彬的手下。2009年10月18日,贺立彬主持拍卖的清代宫廷画家徐扬的作品《平定西域献俘礼图》最终拍得1.344亿元,首度冲破亿元大关,将中国书画带入“亿元时代”。

    这是个闲不住的人,“经济的繁荣也带来了拍卖的繁荣,场次很多。”作为全国1万多名拍卖师中为数寥寥的几位一线拍卖师之一,贺立彬现在一年里主持拍卖不低于50场,而一旦进入拍卖前的预展,贺立彬就被“拴”住了。“有太多的功课需要做,了解拍品,了解预展情况,甚至储备体能。”最长的一次,他足足在举行拍卖的酒店待了一个多星期,其间连酒店的大门都没出过。

    不论是在北京还是去外地出差,每场拍卖会之前他都会准备两身衣服,两双大一码的鞋,两只笔,两把拍卖槌,“你得随时都有备份,站得久了,脚也会肿,所以要给自己准备双舒服点的鞋子。”

    槌起槌落间的金钱世界

    拍卖会也许是最为纸醉金迷的场合了,金钱的数额从拍卖师的嘴里飞快地报出,急速地膨胀,然后一槌定音。台下的人神态各异,思虑、焦灼、犹豫、破釜沉舟……而台上那个不断报数的人却始终神情自若,游刃有余。一本名为《拍卖师》的书里说他们是“拍卖场上风度卓然的王者,幕后长袖善舞的操盘黑手”,而所谓拍卖师被“鉴定”为这样一种存在: “游走于阳光和阴影之间的灰色地带,充当经纪人或者皮条客。”

    很显然,这是一个毁誉参半的评价,游走于已经成为巨大吸金神坛的拍卖场,洞彻每一个环节,很难不受到种种诱惑。“有太多人找过来,说多少号是我的,你多等会儿,卖出去了我给你提成……”所以这一行中,有人功成名就,有的却落入“黑槌”的泥潭……

    人品与职业道德,这是贺立彬一直在强调的方面。“无欲则刚,你不能去参与买和卖,敲得早了别人觉得这东西你想买,你要是连着喊17个‘最后一次’那别人肯定就想这是不是你自己的东西。”

    “媒体总是希望有戏剧性的情节,但对于拍卖师来说,第一是很流畅,第二是很自然地主持完一场拍卖会,成交额在不知不觉中就达到那个高度。也许中间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,但都被很巧妙地解决了,使大家的注意力仍然放在拍品和竞价上。”

    贺立彬更喜欢国外对拍卖师这一职位的称呼:拍卖官。“在欧洲古代,拍卖师都是法院人员来兼任的,为的是不偏颇于原告或被告。拍卖师就像法官,面对诱惑的时候又要像苦行僧,端着公平公正的水不洒不漏,毫无偏颇,才能获得尊重。”

    对话贺立彬

    记者:拍卖师水平高低对拍卖品最后成交的价格有着什么样的影响?

    贺立彬:拍卖师会是起到一个关键性作用,但不是决定性的,决定性的首先还是拍品本身。这么说吧,拍卖师相当于4×100米接力的第4棒,前面3棒诸如巡展、招商等,有失误还可以弥补,但到了第4棒,失误就不能弥补了。所以首先就是要做到平稳,不失误。

    记者:这个失误指的是什么呢?

    贺立彬:漏拍。这种情况很多,比如现场有2个人举牌,你只指了一个没指另一个,那么没被指的那个人心里就可能不高兴,影响他接下来竞拍的心情。还有就是现场只剩2个买家的时候,一个要了,一个暂时没要,这并不代表他真不要,他在思考,这时候如果你太心急,或者说话分寸不好。比如“这么便宜你还不要”或者“再不要没机会了”之类的话,就会造成别人的反感,觉得你是在诱惑他,可能就真不要了。最严重的是,比如一个拍品已经拍到1000万元,你落了槌,可那边还另外有人举着牌呢,你没看见,这就是重大失误。这不仅仅是1100、1200万元的问题,因为有可能两人还在继续跟,两人兴许争出2000万元,那么你无形中不仅造成了拍品的经济损失,而且对公司的声誉和现场的气氛都是一种破坏。

    记者:看来做拍卖师压力还真大,不仅得口齿伶俐,还得耳聪目明,反应快。

    贺立彬:是的,这是拍卖师的基本功——五官端正、口齿伶俐、耳聪目明,讲究个“眼到嘴到心到”,观察力和语言表达能力都要强。天生笨嘴拙舌就不能做拍卖师,眼神不好的也做不了。拍卖现场其实是比较混乱的,什么人都有,有真正的买家,也有很多爱好者,甚至还有来蹭汉堡包的……另外我们拍卖需要马上签单,签单员在现场满处走,还有很多客户在举手招呼签单员。而且拍卖场上有很多人挺有个性,不举牌不举手,冲你眨眼、摇摇铅笔、比比手指头……要掌握好现场对拍卖师的要求非常高。

    记者:这种能力得训练吧?

    贺立彬:功夫在诗外,拍卖师这行也是。观察和随机应变的能力要跟高手学习,也是一个经验积累的过程。我曾经看到过一次有拍卖师漏拍了,结果反复地重拍,后来最先的买家还是拍到了拍品,但是交钱时不乐意了,因为屡次重拍把价格抬高了很多。最后协商了很久,按最早的价格给了那买家了拍卖师缺乏经验,越拍越慌,也影响了别的拍品。还有拍卖师表演欲太强,拿买家开玩笑,甚至暴露买家的身份,这些都是大忌。

    记者:现场的气氛热烈活泼一些不好吗?

    贺立彬:其实对于拍卖师而言,流畅平稳地主持完一场拍卖是最重要的。拍卖师像是一个乐队的指挥,首先顺利完成一场音乐会才是关键。并不是说要拖得时间越久,拍个天价价位出来就一定好,太高了买家可能会觉得是受你诱惑了,最后一琢磨,舍弃保证金,不要了。其实道理很简单,买家就想花最少的钱买到好东西。而国内的拍卖现场控制得不严格,委托人有可能派朋友进来当托儿,你就得控制时间,不能跑没边儿了,控制买家的报价,也控制自己的体能,下面也有人在观察你,是一个控制和反控制的问题。这跟兵书上讨论的战争核心问题是一个道理,就是要掌握主动权。拍卖师得先做功课,看拍品有没有瑕疵什么的,还有就是和业务主管要沟通,了解最近的市场行情。还有不能分神,跟开车一样。要休息好,体力储备充足,要控制现场,不能被买家给牵着走了。

    记者:拍卖场上会有什么突发状况?

    贺立彬:很多了,比如有人举着号牌,但是号牌拿反了,你怎么办?那其实做准备工作的时候,现场的一些重点客户的位置和号牌你都要先记着。还有的竞拍者没有号牌,举个手,怎么办啊?你都需要用一种很流畅的方式去解决。要是认认真真一板一眼地去一件一件解决,那节奏乱了,后面的拍品就不好拍了,不能让一些因素影响你的情绪和发挥。

    记者:那次过亿的“天价拍卖”与一般拍卖有什么不同?

    贺立彬:当时拍之前就考虑过可能会过亿。在拍大的拍品前都会和公司的业务主管等有信息交流,尤其是预展时的信息反馈。但是仍然有不确定性,要到了现场才知道,谁都想用较少的钱买到好东西。

    那场其实并不像大家想象中那么激烈,因为起拍价就很高,7800万元,而且我们的号牌是有限制,大家都在观望能不能过亿,现场出到那个价位就只有4个买家了,这是符合现实情况的。竞争比较激烈的往往是一些中等价位的拍品。

    记者:平时的生活是什么样的?

    贺立彬:其实拍卖师的生活比较单调,基本就是拍卖、体能储备、做准备功课这样循环。拍卖对体能的消耗也很大,这两天我才刚恢复过来。就像国外的旅行者,长途旅行后会做一段修整,因为旅行中身体和心理都是有损伤的,需要写些东西或是干点儿别的恢复一下。拍卖师也一样,一场拍卖完了要疗养,恢复体能,然后做下一场的功课。拍卖师得是杂家,也得有专项,比如我对瓷器就可以进行专家鉴定。还是那句话,功夫在诗外,自身的气质、谈吐、见识都得好。

    记者:在你的职业生涯中,印象最深的是哪一次拍卖?

    贺立彬:是今年的一次慈善拍卖,拍卖一支叫“夜之魅”的钻石笔,从几百万元拍到了5800万元,一路攀升,那是非常有成就感的过程,与商业拍卖完全不一样,真是一分钱是一分钱,4万块钱、5万块钱就可以为孩子们修建一块篮球场,你觉得特真实,很满足。

 


打印此页】 【返回
鄂ICP备 07000211号
武汉市拍卖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 办公电话:027-85566217
访问: 次
©2016 Auctioneers Association of WuHan, Powered By Azo Studio